<small id="x33fu"><optgroup id="x33fu"><font id="x33fu"></font></optgroup></small><th id="x33fu"><optgroup id="x33fu"></optgroup></th>
  • <code id="x33fu"><delect id="x33fu"></delect></code>
    <mark id="x33fu"><tt id="x33fu"></tt></mark>

  • 網約車司機裝作弊軟件 "搶單"還能多收費

    2016-09-22 09:42:43 admin 179

    u=102528816,313284056&fm=11&gp=0.jpg

    大量網約車司機安裝作弊軟件,避開平臺規則,隨意“搶單”、“拒單”、設置假GPS定位,甚至還能多收取車費,不但給公司造成巨大經濟損失,也侵犯乘客利益。新京報記者昨日從北京市公安局網絡安全保衛總隊獲悉,“研發”、銷售該作弊軟件的5人團伙已被控制。

    據警方介紹,該團伙嫌疑人龐某針對網約車平臺漏洞,找到畢業大學生開發該作弊軟件售賣牟利。此案也是全國首例針對網約車軟件漏洞非法牟利的案件。目前,團伙5名成員涉嫌“提供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”被刑事拘留,初步查明該案涉案金額高達100余萬元。相關網約車公司負責人表示,將對使用該作弊軟件的司機進行處罰。

    案發

    有人賣作弊軟件 疑有超3萬司機安裝

    “我們在后臺發現,最近一段時間里,總有評價遠沒有達到優秀級別的司機,一天內連續接到好幾個好單……”今年7月29日,北京某網約車公司來到北京市公安局網絡安全保衛總隊報案,稱發現不正常情況,懷疑有部分司機使用作弊軟件。

    該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,在網約車平臺,司機派單一般是綜合乘客對司機的評價、距離等多方面因素來考量,這其中就出現司機認為的“好單”,“好單可能是距離比較遠,也可能是路途順暢,不堵車。”

    該網約車公司隨后發現,有一名叫劉星的男子,向網約車司機出售一款作弊軟件,這個軟件對公司后臺系統運行的數據進行干擾,使司機對平臺派發的行車請求拒單、挑單,或者搶單,而不受規則限制。“短期可能導致有的乘客打不到車,無端被拒絕,等候時間加長等等,個人影響可能比較小,但長期來說,破壞的是整個行業的生態,影響人們出行。”

    此外,網約車公司制定的規則和獎勵掛鉤:該公司網約車司機一天可以拒兩單左右,拒單多會影響指派率,司機行為違反規則會受到相應處罰。如果完成全部指派,則會得到相應獎勵。

    但使用該款作弊軟件后,司機行為不受平臺控制,違規不會受到處罰,還會獲得相應獎勵,造成公司經濟損失。

    據該網約車公司統計,其平臺1500萬司機中,可能有3萬多位司機安裝了這款作弊軟件,造成公司經濟損失高達600余萬元。

    警方

    跨省抓捕5人團伙 涉案金額100余萬

    “這是一種新型犯罪,在全國尚屬首例”,新京報記者從北京市公安局網安總隊了解到,經過一個月的偵查,警方發現一個作弊軟件團伙,核心成員共有5人,這個團伙利用該網約車平臺規則漏洞,研制作弊軟件售賣牟利。

    辦案民警發現,該團伙頭目龐某注冊了一個名為“銀川極限通訊中心”的機構,并于今年推出這款作弊軟件,并宣傳“可以改變司機被動的地位,把主動性掌握在自己手里”。

    8月28日,北京警方在廣州將5名嫌疑人全部控制。“原本沒想到這么順利”,辦案民警介紹,該團隊人員分散,平時多是通過網絡進行聯系,此前的方案是準備三地抓捕。但趕到廣州時,發現這些人都聚在一個居民樓里,“房東敲了半天門才被打開,進去后他們還在睡覺。”

    民警當場扣押涉案手機30余部,涉案電腦3臺,并根據他們的銀行賬戶等證據,初步查明涉案金額100余萬元。

    警方介紹,該團伙成員均稱不知道自己犯罪,所以他們的所有行為都是實名。今年5月起,這些人開始“全國巡游”,從東北到廣東,途經北京、上海等十多個網約車市場比較繁榮的大中城市,意在擴大他們在網約車司機群體中的影響,使公司發展壯大。

    目前,該團伙5名成員因涉嫌“提供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”,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。

    團伙

    “研發”作弊軟件 多地設代理銷售

   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,5人犯罪團伙中,龐某屬于作弊軟件開發的發起人和老板。民警介紹,在此之前,他也是一名使用網約車平臺的司機。

    “龐某平時用幾個手機,開車時還要同時點開手機搶單,有時還是搶不到好單”,警方介紹,龐某開始率先使用一種能讓司機自主選擇是否接單的軟件,自己花錢安裝并使用幾天后,他將這種軟件推薦給朋友,并從中賺取差價。

    龐某由此看到其中商機,琢磨自己開發這樣一個軟件掙錢,但沒有技術支持。隨后在網上認識新疆某大學畢業生小偉。

    “小偉很聰明,編寫程序能力強,兩人達成共識,小偉開發作弊軟件。”民警介紹,幾個月后,他們推出專門針對某網約車平臺系統漏洞的“按鍵精靈”。

    龐某隨即注冊“銀川極限通訊中心”的機構,小偉作為技術支持,制作軟件掌握核心技術。龐某情人小艾和男子賈某作為售后人員,充當客服、會計等角色。

    如何將產品銷售出去,龐某在全國各地設有代理,代理之間互相不認識,平時主要找車隊作為推銷對象,有時甚至上門服務,現場進行收費和安裝指導。與此同時,開始在全國網約車繁榮的城市進行巡游推銷。“所有代理中,劉星賣得最多,和龐某之間關系最為密切”,民警表示,被網約車平臺舉報的劉星此次也作為團伙成員被控制。

    警方介紹,由于錢來得快,龐某等人經常是走到哪玩到哪,“龐某喜歡改裝車,錢一到手,就換好輪胎、發動機等”。

    追訪

    團伙兼賣手機 預裝作弊軟件

    通過作弊軟件收取費用,可一次結清或按月付

    據警方介紹,龐某等人在推銷作弊軟件的同時,也會出售全新未拆封的蘋果手機,在蘋果官網價格基礎上加800元,而手機預裝了他們開發的作弊軟件。

    昨日,記者從偵查員手中看到龐某公司的報價宣傳單,針對安卓、蘋果有不同版本的搶單器,收費標準也各不相同。司機可以一次性結清,或者按月付費,首月安裝價格800,每月續費600,并注明5人以上團購可優惠,意在增加顧客。

    同時,公司仍在全國招銷售代理,代理加盟費2000元,賣夠100個代理費全免。“其實代理每賣出一單只能賺取差價一兩百,并且只獲得軟件的部分功能,想要更多只能再激活購買。”民警說。

    此外為方便銷售,該團伙建立起了QQ群和微信群,承諾終身售后服務。同時會在QQ上發送下載鏈接,繳費后獲得激活的驗證碼,才可使用。

    民警介紹,作弊軟件功能有自定義行車直線距離公里數搶單、虛擬定位,自定義輸入起點和終點等關鍵詞搶單。平臺派單后,還可通過篡改后臺數據拒單且不降低指派率。同時還具備“GPS欺騙”功能,虛擬定位,搶到遠在幾公里之外的“好單”。在結賬時,使用軟件的司機也能通過作弊,顯示出超出實際路程的距離,多計算路費。


    五星宏辉